认亲后“沉默”再未回家,郭刚堂:不想给儿子带来二次伤害

罗梦婕/红星新闻

2021-07-18 12:37

字号
郭刚堂父子相认后的第六天,李太屯小区的街坊邻居们像往常一样聚在楼下乘凉、聊天,只是他们谈论的话题不再是郭家寻子的事,也不再向他人告知任何相关的信息,只是委婉地告诉前来寻找的人,“别找了,郭家的人都不在家好几天了。他们已经在网上说了,不想被打扰。”
曾经,为了找到儿子,郭刚堂不敢错接一个电话;面对媒体的采访邀约,他也从不推辞;有时甚至会为了增加曝光度,跑去“蹭”网红的热度。如今,找到儿子后,郭刚堂却一反常态保持沉默,除在社交平台简短发声外,很少再与外界联系。▲7月14日,郭刚堂发布短视频表示“郭振回家了,寻亲的脚步不会停止”。  本文图均为 红星新闻 图

▲7月14日,郭刚堂发布短视频表示“郭振回家了,寻亲的脚步不会停止”。  本文图均为 红星新闻 图

7月17日晚间,郭刚堂向记者解释了这段时间的“沉默”。他说,自己24年来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好的开始,不希望再因任何一个报道让孩子(郭新振)再次受伤,“孩子身上的压力比我们任何人都大,我不想给他带来第二次麻烦。”
24年不敢错接一个电话,为扩散寻子信息他努力“发声”
郭刚堂,51岁,山东聊城人,电影《失孤》中刘德华扮演角色“雷泽宽”的人物原型。在孩子未丢之前,他家原是村里“条件不错”的人家,开着拖拉机卖着白石灰,有着七八万的资产。郭刚堂还曾计划着再干几年就不开拖拉机了,去开个个体工厂,把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直到1997年9月21日,2岁半的儿子被拐,他的人生规划被彻底打乱。
孩子丢了,郭刚堂家也“乱”了。他与妻子张女士逢人就下跪哀求,求人帮忙找孩子。但就算有四五百名乡亲帮忙将周边村子、各个路口和车站都找了个遍,也仍旧没有孩子的消息。那段时间,郭刚堂的体重从149斤急降至110斤。两个月间,他的头发大半都白了。就在众人相继劝他放弃时,郭刚堂仍然决定继续找。▲2017年1月3日中午,郭刚堂骑上摩托车从深圳出发,寻亲旗一路相伴,10多天的时间辗转回到老家聊城。

▲2017年1月3日中午,郭刚堂骑上摩托车从深圳出发,寻亲旗一路相伴,10多天的时间辗转回到老家聊城。

他将儿子郭新振2岁生日的照片放大,制成旗子插在摩托车后座,再捆上一编织袋的家当,带着文件、地图和记录本,开始了自己天南海北的寻子之路。“只有在路上,我才感觉自己是个父亲。”郭刚堂曾说,自孩子被拐以后,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就像一趟脱离轨道的列车,已经彻底脱离了原来那种正常的人生轨迹了。
河北、安徽、河南、山西、四川、贵州……北至漠河,南到海南,24年的寻子路上,郭刚堂的行迹超过50万公里,几乎踏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他的寻子经历也被多家媒体报道。据不完全统计,寻子至今,郭刚堂曾接受过数十家纸质媒体的采访,录制过包括《面对面》《等着我》《鲁豫有约》在内的十余档电视节目。在2015年时,他的故事还被翻拍成电影《失孤》,由知名演员刘德华担任主演。▲寻子路上的郭刚堂,20余载,他辗转多地、骑行数十万公里寻找孩子。

▲寻子路上的郭刚堂,20余载,他辗转多地、骑行数十万公里寻找孩子。

除了被传播,郭刚堂还选择了主动去传播。2008年时,他学会了上网,用买来的二手电脑将自己一路搜寻到的孩子们的信息和线索放到网上;2012年,他成立了天涯寻亲网,随后又成立了天涯寻亲志愿者协会,进一步地帮助自己和其他的寻亲家庭扩散信息;今年2月,他又注册了抖音,在上面尝试用视频寻亲。郭刚堂说,“短视频的传播范围更大,我也想通过这样的方式继续寻找郭新振。”
2021年2月28日,当山东费县的“拉面哥”霸屏网络时,郭刚堂主动赶去“蹭”了一波热度,他手持寻子启事条幅的身影出现在众多网红和主播的镜头里。他说,他想通过“拉面哥”面前的众多镜头,扩散寻子信息,帮助他早日找到失散多年的孩子。▲今年3月,“拉面哥”程运付和郭刚堂一起拍摄的寻子视频。

▲今年3月,“拉面哥”程运付和郭刚堂一起拍摄的寻子视频。

通过无数次的努力,郭刚堂寻子一事一次次被人提及,他手中的电话也不断收到疑似郭新振的线索消息。害怕错过任何一个可能的信息,郭刚堂这些年来不敢错接一个电话,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每一个消息他都认真对待,尽管无数次的DNA比对都令他失望。
团圆不是结局,为保护自己的孩子他罕见“沉默”
7月11日,历经24年苦寻,郭刚堂幸运“上岸”了。在公安机关的安排下,郭刚堂与妻子、父母等人,在老家聊城见到了被拐多年的儿子郭新振。认亲现场上,全家人抱在一处,失声痛哭。不久,郭刚堂便在社交媒体发布消息,“今天对于我来说很重要。”▲7月11日,山东、河南两地公安机关在山东省聊城市,为郭刚堂、郭振一家人举行了认亲仪式,离散24年的家庭终获团聚。

▲7月11日,山东、河南两地公安机关在山东省聊城市,为郭刚堂、郭振一家人举行了认亲仪式,离散24年的家庭终获团聚。

而在此之前,郭刚堂还能接听媒体的电话,回复公众的疑问。但随着孩子找到的消息被官方确认,郭刚堂却“沉默”了起来,不再轻易与外界联系,也婉拒了各家媒体的采访。只是在社交平台上连发两支短视频表达感谢,并表示自己将回归正常的生活,不再接受采访,也希望大家不要去打扰儿子郭新振。
“一周多以前,郭刚堂两口子就离开了。昨天(12日)下午,他爸妈也被接走了。”7月13日,记者来到郭刚堂家所在的李太屯小区。一名与郭刚堂住在同一楼栋的邻居告诉记者,郭刚堂夫妻自认亲后就未再回过家,村里的乡亲也被告知不要对外谈及太多他家的事。同时,一名与郭刚堂熟识的“宝贝回家”志愿者也告诉记者,目前他们也无法联系上郭刚堂,“刚知道找到后,我们还一起吃饭庆祝,现在他(郭刚堂)应该还在处理这件事,不方便对外交流。”▲李太屯小区入口。

▲李太屯小区入口。

就在众人以为寻子事件得到了一个圆满结局时,“郭新振决定留在养父母身边”的消息却被曝出,一时间,关于道德与法律的角力引发网友热议。不少人认为,买卖同罪,郭新振的养父母严格上来说是“买家”,应得到惩罚。对于郭新振的选择,是“是非不分”、“利益熏心”、纵容犯罪的行为。甚至有人顺着一些已知的信息,四处打听着郭新振如今的信息。也有人认为,是养父母给予了郭新振现在的一切,让他免于被卖至他处,避免遭遇或残疾、或死亡的危险,孩子愿意原谅养父母是其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
连日来的沉默,并没有换来对儿子的保护,反而让其深陷舆论风波,每每想到这些,郭刚堂就无比难受。他告诉记者,自己很感谢大家的关注与帮助,在之前的寻子路上,是大家一直帮着他扩散寻亲信息,但他现在只想保护自己的孩子,“你们看到他是‘木然’的,但其实孩子特别善良,他一直在说,‘妈你别哭,我不回来了吗?爸你们别哭,我不回来了吗?’。”
“在是是非非当中,他(郭新振)才是最大的受害者。”谈起儿子回养父母身边的选择,郭刚堂表示,郭新振身上的压力比任何人都大,“买家那边的养父目前坐着轮椅,养母则是刚做过手术。”至于买家的所有问题,郭刚堂则说,这都交由法律来解决,“这不是说我答应或者郭新振来宽恕就行的。”
因为担心自己的一些言论、报道给孩子带来第二次的麻烦与伤害,郭刚堂一直在谢绝媒体采访。他说,现在是他24年来好不容易等到的一个好的开始,经历不得一丝一毫的波浪,“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们要回归正常的生活,踏踏实实过日子了。”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伍智超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郭刚堂找到儿子

相关推荐

评论(31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